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其他帐号登录: 注册 登录
菲莉亚&菲尼克斯 双生火焰的修行之旅

《死神怪诞夜谈故事》第四幕 阴童

浏览数:354

第四幕

阴童

电梯终于到了18层,我们一行人出了电梯,朝着我老板的办公室前进。

这一祥和的景象中我感到了强烈的违和感。

“苗苗,你刚说你是来干啥的?”我突然感觉不对劲。

“客户叫我来处理风水问题,火急火燎的。”苗苗开心的说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一阵沉默以后,我们都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,这层楼是老板专用,楼顶上还停着他的直升飞机。很显然,苗苗就是老板请来的风水师,而我,则是来收割老板灵魂的临时工。正所谓,针尖与麦芒,遇上对手了。

“要不咱们PK一下?”死神发话了。

“神婆,按照神界的规矩,当风水师要救人,死神要杀人的时候,咋办?”苗苗似乎也再寻找和解的策略。

“这个也要看情况 ,一般是暴力决定论,谁牛逼,谁带走人。你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,但凡任何权利交替都是来自于强大的实力。要不我为啥出门带个镰刀呢!”

“那你为啥不带枪?”苗苗再次开启纯真傻X模式。

“…………这个,我这个实力还不够带枪!”死神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。

“大哥,死神还有带枪的,我书读的少,你别欺负我没有文化啊,合着你真是无证上岗啊?这兄弟跟着你不知道有没有前途?”我已经对刚接受的世界观又一次凌乱了。

“爷爷都是孙子熬出来的,你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!死神界也是有很多位不同级别的死神的,你看这不我刚上升到可以带小弟的阶段。”死神说起这个非常得意。

“我咋感觉咱俩这个团伙这么不靠谱呢?”

“注意职业素质,是团队,不是团伙!”死神一脚把我踢了几米远,“咱先解决正事。”

“那个啥,阿呆,神婆,我这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死神见了去投胎的美娇娘可不想和你们动粗。”苗苗经过刚才的电梯惊魂已经似乎认可了我们的实力,并且我也能感觉她和我之间那种莫名的情愫。不知不觉,我感觉我新开始的人生挺好的。

“你小子想啥呢?”死神的镰刀杆子又砸在我头上。

“要不,这个单子我就不接了,你们欠我一个人情就好啦,下次有啥重要的大人物快挂了,遇到你们然后就放人,我好大发一笔横财,哈哈!”苗苗的想法很有建设性。

“我说一个故事,然后你们再商量看看。”像我这样的傻X过去如此之呆,就是因为没有人生舞台,自从加入了城管界,啊不,是死神界,人就活的灵光的很。

“我上次听我们老板和他朋友聊天,他朋友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总,然后有一次高人说他有车马劫,所谓车马劫就是要出车祸的意思,惶惶不可终日。请了无数风水大师也无法化解,后来花重金请了一天师帮忙化解,天师起卦预测以后,发现这个劫不可能化解,但是想了一个办法,他让老总的儿子用遥控汽车在渡劫日那天撞了老总的脚,这样就巧妙的化解了这个劫。因为因果不空,车马劫既然无法避免,就让这个事件发生,因果之间还有缘,只要控制了缘的程度,实际上,劫这件事情发生了,但是缘很浅,那么程度就不大,让玩具车撞一下无关痛痒,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风水案例。”

“我明白了!我们在既定规则内玩一场好戏!”苗苗兴高采烈的准备一展身手。

死神满意的笑笑,仿佛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死神绝对是影帝。这个让人感到深不可测啊,我等人类还是太渺小了。套用死神的口头禅,这个世界,远比你想象的深邃。

我们穿过走廊,突然眼前飞过了一只苍蝇,死神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挥舞镰刀,并且在空中完成了一套N连击的刀光剑舞。

保守估计苍蝇中了几百镰刀。

太可怕了。

我很好奇为啥一向文质彬彬的死神突然耍了一套全武行。更让人不解的是,为啥对一个苍蝇砍了好几百刀。这个世界,真的比我想象的深邃啊。

“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死神对那空气中已经变成渣的苍蝇说道。“哦,你们别误会,刚才这只苍蝇知道了我们谈话的内容,于是我就灭口了。”

“原来死神也如此腹黑啊,心机婊。“苗苗哈哈大笑。

“你懂个毛线,处了这个原因,我和这只苍蝇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。”

“老大,你口味真重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死神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深邃。

“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,苍蝇其实是死神的使者,苍蝇可以敏锐的感知一个快死的人。当苍蝇一直围绕一个人飞的时刻,就是这个人快要死的时候了。……”

“也可能是这个人好几天没有洗澡!”苗苗插嘴道。

“别打岔,姑奶奶!”死神幽怨的看着这个傻妹,“每一个死神在正式成为死神之前都必须要做一世苍蝇。故事是这样的,曾经一只苍蝇对另一个苍蝇说,我下一轮回就要做神了,在它无限期待赞许的过程中,另一个苍蝇一边吃屎一边说,‘那太可惜了,你下一辈子就吃不到这么美味的屎了。’”

“你不会就为了这个原因把人家砍了个稀烂吧!?”苗苗哈哈大笑。

“求此刻死神大人的心理阴影的面积!”我附和道。

死神用他的袍子擦了擦镰刀,动作华丽,故作威严。

“呀,不讲卫生,这么脏!拿自己衣服擦苍蝇渣。”

估计死神大人内心的仇恨值已经达到临界水平。

“我是想说,那只吃屎的苍蝇是我。”死神淡淡的忧伤,

我和苗苗相互看了一眼,双双呕吐状态。

“你们懂个毛线!每个人不都有这么一段值得推敲的历史嘛!这个是有智慧局限性的。后来我用了很长时间去思考另一只苍蝇鄙视的神情,直到后来我终于明白了,一个人的眼光就是一个人智慧的体现。就像我收割的某些灵魂,直到死的那一刻也放不下财富、名利、地位,这些东西现在在我看来如同过去我眼中的屎一样让人执着,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还有,你们真的认为我为了这个原因把那只告诉我真相的苍蝇杀了吗?那是不可能的,那只告诉我真相的苍蝇,现在是死神界的十长老之一。后来长老告诉我,在屎坑里待过并且看透的人,才会拥有一个真正干净的内心去审判灵魂。刚才我砍死的苍蝇是那一轮回用苍蝇拍把我拍得稀烂的人。他当时把我拍死以后,还嚣张的说,‘来啊,有本事砍我啊,来啊!’你看,这个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节奏,打苍蝇就打嘛,还这样玩天地契约,所以他欠我一个稀烂的结局。”

“你是苍蝇派来的救兵吗?”苗苗惊恐道,“我打死了很多苍蝇啊!”

“是啊,这以后还不敢打苍蝇了。”我也很是担忧。

“这个嘛,我就是故意让你们不心安,现在不心安了吧?哈哈!”死神真的是心机婊。

我和苗苗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死神。

“哎呀你们别这样,给你们八个字,你们自己好好参悟一下啊:‘上马杀贼,下马学佛’”死神故作高深。

死神大人又开始玩哲学,这八个字浓缩了太多的智慧,以我目前的实力是无法好好解读的,不如先放放,先前被死神的屎啊,苍蝇啊恶心的要命,现在没有智商来思考问题。我混沌的大脑被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。

“你们不要过来,我不允许你们伤害我的爸爸!”一个小男孩挡在了老总办公室门的前面。

死神和苗苗几乎是同一时刻摆出了武力姿势,夸张的是死神居然在颤抖,这是什么情况?不就一个小孩嘛!老大,我敢肯定你的死神执照是路边小摊上买的。

“阿呆,小心点,现在不是玩笑时间。”老大发话了。

“嗯,这个不是小朋友,是阴童,我们这次估计凶多吉少了。苗苗很严肃,“你可能不太明白,那个小朋友一样打扮的是阴童,是一种怨念极强的怨魂和意识形态,打个比方,我和你老大的战斗力加在一起如果是幼儿园水平,那么站在前面的那个阴童的战斗力至少是博士后。那个假设是老大刚才说的死神的长老,也勉强可以和这个阴童打个平手。”

这个世界真的……太深邃了。我第一天上这个死神界临时工的班就这么多鸟事,而且遇到这个什么阴童,这就仿佛我玩游戏还没开始就遇到天王级的boss,龙珠还没有凑齐,就让我要变成龙便便的节奏。

“这个不科学,你们不是号称一个是神,一个是天师的吗?怎么连一个鬼都收拾不了?”我有些纳闷。

“那个严格意义上不是鬼,是一种超级意识形态,是一种非常恐怖的力量元素。”能看的出死神的紧张。

“阴童是父母为了自己家族的荣耀、富贵、地位和其它因素,用风水禁术,杀死自己的长子,并且限制其灵魂投胎产生的一种怨念,一开始还是灵魂,后来因为怨念十分强大,这种怨念来自于两方面:一是缘于父母的爱和孝道不能对父母报仇,二是灵魂投胎无门。这种灵魂遭受每月初一、十五阴风洗涤,慢慢会丧失本善,成为纯能量体,然后开始吸纳和吃掉其它灵魂扩展自己的力量。因为受到子女对父母报恩天地契约的限制,所以父母可以驱使阴童达到使家族兴旺的目的,因为已经不是单纯灵魂,所以不在死神界的管辖范围。同时,阴童的怨念成为其强大实力的源泉,但是这种怨念根本无法平复,一方面希望得到父母无条件的爱,希望自己和弟弟妹妹一样得到该有的待遇,另一方面自己还需要牺牲自己为家族做事情,这样忍受被自己亲生父母杀死利用、弟弟妹妹无视的心情,不是我们能理解的,”苗苗有些动情。

此刻,老板打开了房门,淡定的看着这一切。

“沈老板,你居然驱使阴童,真的万劫不复的节奏啊!”苗苗此刻很是气愤。

“哎呀,没有想到你如此通天,大意了,不过沈老板长话短说,你的时间不多了”死神道。

“真想不到,我请来的天师居然和死神一起来要老子的命!还好我有所准备。”老板似乎对这一切了如指掌。我深深的感觉这个世界的深邃并且体验到了恐惧。

“为啥我刚开挂做了死神的小弟,遇到的事情都这么离奇,这不科学。”我有些懊恼。

“这没啥,物以类聚,同频相吸,你频率提升了,自然遇到频率提升的事件了。”死神安慰我。

“你们知趣一点,离开此地既往不咎,我也不想和天师门、死神界结下梁子。”沈老板此刻仿佛神灵附体,感觉就是姜子牙拿着封神榜、打神鞭他都不会放在眼里。

这个情况我貌似已经明白了,其实是谁都下不了台的局面,我们这边根本就没有战胜的把握,而对方能保命但不能对我们做出过分的事情,毕竟事情弄大了,即使阴童再牛逼,天地诸神也会干涉其中。

‘我们在既定规则内玩一场好戏!’我心中突然想到了苗苗之前的话语,我灵机一动,拯救世界的任务看来最后还是落在我身上。既然阴童这种东西是规则约束条件下的产物并且超越规则存在,这一定有漏洞可以利用。

我抄起了走廊里一个花瓶,朝着办公室大门前墙上的一面大镜子砸去,哐啷稀里哗啦的的,镜子碎了一地,如我所料,镜子后面是空心的一个类似橱窗一样的柜子,柜子里面是一个儿童的金身,我用右手举起金身,默念六字大明咒,手链发出耀眼的光芒,不知是哪来的力量,儿童的金身燃烧出红莲业火。

我对阴童说:“我不管你有多强大,你在我眼里就是小朋友,你可以叫我叔叔,这个世界上,你的父母抛弃了你,你的家人抛弃了你,他们利用你。叔叔不会抛弃你,即使全世界都抛弃你,你不能放弃你自己。我知道你还有神识,只是你为了保护自己而把这一份良知锁在了内心深处。这红莲业火融化你内心的冰山,带走你的罪恶,你是你自己,你不属于任何人,你现在自由了!”

我拿过死神的镰刀扔向了阴童,“叔叔给你这个裁决之刃,你自己决定一切!我只对你嘱咐一句话,爱与希望创造了这个世界,仇恨与嫉妒使因果循环轮回毁灭世界,而宽恕,是重生的法则!”说完这些,我便迷迷糊糊失去了意识。

“大黑天!!!”沈老板、苗苗和死神异口同声的惊讶道。

第四幕完结

(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)


注:如果有人有意向将此小说做成电影电视剧动画片等,请尊重知识产权,和我们联系。